当前位置:主页 > 狐度 >

黑龍江最大陸路口岸站:“五一”中歐班列不停歇 國門下“穿針引
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14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剩餘車輛止輪完畢,鐵鞋一隻,車號核對正確。”隨著調車機的一聲汽笛響,滿載化肥的8輛敞車緩緩駛出化肥庫。

  5日1日,在黑龍江最大陸路口岸站綏芬河站化肥庫內,運轉車間連結員遊洋正在進行取送車作業,他要將此批換裝完畢的化肥車運送至準軌到發場,在那裏集結發車,再駛向目的地。

  綏芬河被譽為“火車拉來的城市”,因口岸而建,因開放而興。經過幾代人的接續努力,發展成如今黑龍江省最大的對俄陸路口岸。數據顯示,一季度綏芬河站出入境中歐班列累計150余列,1.4萬餘標箱,同比增長95%和105%。

  遊洋是土生土長的河南洛陽人,2018年大學畢業後,進入中國鐵路哈爾濱鐵路局集團有限公司綏芬河站,成為了一名鐵路連結員,如今已經是他工作的第四年,這裡早已成為是他的第二故鄉。“能在這裡從事調車工作我感覺挺自豪的,用我們河南話説就是‘可中’!”遊洋説。

  由於調車工作是露天作業,風吹日曬雨淋是在所難免的,面對不太適應的北方氣候環境和臟、苦、累的工作環境,遊洋並沒有退怯,而是憑藉著自己頑強的毅力和鬥志,在鐵路調車場上練就了一身“真功夫”。

  “調車作業更像是穿針引線,我們就是那根針,把一節節的車廂串起來,我的工作雖然很平凡,但是看著我親手編組的貨物列車,拉著各種物資運往國內外,還是感覺自己的工作很有價值、很自豪的。”遊洋邊走邊介紹。為了確保調車作業的安全,他需要對每條線路和車輛狀態進行細緻的檢查,一個班平均下來需要走將近4萬步左右。

  調車需要24小時在外作業,其艱苦性可想而知。春夏秋冬,寒來暑往,也許對普通人來説只是一個季節變化,而對連結員來説,四季變換卻是一種考驗。

  “我們那邊冬天最低氣溫零下10攝氏度左右,這邊最低零下30攝氏度,每次出去幹活要穿好幾件棉衣棉褲,但是很快就凍透了。領車是最難受的,因為那個風和雪吹到臉上和吹到眼睛上,感覺就像刀在割一樣。因疫情現在需要戴口罩,哈氣就會呼的滿臉都是,然後眼睫毛上頭髮上、帽子上全都是霜!”遊洋説。

  遊洋雖然沒出過國,但經過他們親手編組的貨物列車,在“一帶一路”通道上最遠到了歐洲。如果把編組場上的鋼軌比喻成一條條“五線譜”,他和這一列列火車就是“五線譜”上律動的音符。

 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